新业态催生“智慧时代”

作者:陈莹莹
  点击数:4547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19 21:54

    眼下的消费新业态,可以用一个词语形容:智慧时代。

    很难说是消费者习惯的改变推动了商业模式的创新,还是互联网思维的影响让新业态全方位地改造着人们的消费环境。移动互联网的普及、O2O的热浪、“懒人经济”时代的到来,共同催生了这样一批新业态:随处可及、随时可抵、中间环节越来越少、和源头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   “长翅膀"的货物

    消费者需要的不是互联网技术、不是电商,而是随时随地都能满足的购物需求

    1月4日,在浏览了半小时网页后,家住北京海淀区的张阿姨还是难以下定决心:这是苏宁易购纸品洗护“买2付1”的最后一天,她抢到的“满减”优惠券从第二天才开始使用。

    她的纠结并未持续太久。1月5日,“买2付1再用券”的活动开始了,张阿姨心满意足地开始了又一次扫货的征程。6个小时后,西三旗站点的王长海师傅送货上门。

    根据张阿姨的经验,错过了这个村还有下一家店,只要留心,总能以合适的优惠拍下心仪的商品。

    各类网站不一而足的优惠活动考验消费者智慧,苏宁易购亦然。不过,它极少被苏宁云商董事长张近东定义为“电商”,而是用了另一个词:互联网零售商。

    “这不仅是称呼上的差异,更体现了互联网零售商对传统电商的颠覆。”作为曾经的线下零售商代表,张近东认为,互联网正步入传统行业的核心地带,传统行业正全方位地向互联网转型,两者的深度融合将带来下一阶段最大的新增长点。在此期间,必将会充满着传统行业与传统互联网之间的颠覆与反颠覆。

    和张近东一样,很多零售商开始意识到:消费者需要的不是互联网技术、不是电商,而是随时随地都能满足的购物需求。

    技术管理创新、分析消费者数据,百货、超市、家电等传统零售业态纷纷开始拥抱“智慧零售”。与如火如荼的互联网实践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传统商场的闭店潮。

    2014年,华堂商场在北京先后关闭了望京、北苑和西直门3家门店。人工与租金成本不断上涨、竞争日趋激烈、收支难以平衡,让这家定位于生活型综合百货卖场的老牌零售商最终被边缘化。

    “传统零售正融入网络化、数据化的大潮,智慧零售亟待发展。”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会长郭戈平总结说,以互联网和大数据为工具,大大提高了供应链效率。

    地道的服务

    每个移动账户组成的“人联网”能全天候建立起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连接。空间与时间的便捷性并不来自于遍地开花的实体门店,而来自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商业布点的优化

    2015年元旦,李耀伟拉着自己的装备开始接单。

    他的装备是一辆配有“赶集易洗车”和“一元洗车”标识的三轮车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交流之后,有两名车主立即下载这款APP提交申请,成了李耀伟的客户。

    包括李耀伟在内,已有70多名专业洗车工人加入“赶集易洗车”的队伍,在北京市8个直径5公里的小区域开始上门洗车的实践。

    在赶集网CTO、赶集易洗车负责人罗剑的设想中,8个实验区要摊成8个完美的“煎饼果子”。业务推行顺利、流程到位后,上门洗车的网点将在北京全面铺开。

    目前,赶集网70%的流量来自于移动客户端,这一比例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不少。根据自己的线上优势寻找O2O市场突破口,赶集网将目光瞄准了汽车后市场。

    “先通过洗车这样一个简单、高频、标准化的服务来赢得客户的信任,之后能衍生出保养、打蜡、维修、保险等众多服务。”罗剑说。

    洗车的做法有多种:与实体店合作、自己开实体店、上门洗车。第一种做法难以管控质量,第二种做法扩展速度较慢,但最重要的是它们都无法解决市场痛点:耗时。最后,“赶集易洗车”选择了现在的模式:上门洗车。

    移动互联的发展,让赶集网能在“最近”和“最快”之间迅速找到平衡。罗剑举例说,通过统计能算出洗每一车型所需时间的区间值。假如有车主要求洗车,一名师傅离他最近、可需要等较长时间,另一名师傅距离稍远,却时间充裕。系统能通过后台技术,算出谁能最快到达,最大程度节约车主时间。“一个人同时沟通的精力非常有限,互联网可以承载很多沟通任务。”罗剑说。

    如今,每个移动账户组成的“人联网”能全天候建立起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连接。空间与时间的便捷性并不来自于遍地开花的实体门店,而来自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商业布点的优化。

    罗剑表示,网络对服务流程的改造迎来了服务业的O2O时代,降低成本的同时也解放了生产力。“谁的服务品质监管更到位,服务系统更优化,谁就能在行业中凸显出来。”

    改变习惯的一小步

    在社区化发展的进程中,抢占消费者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社区电商成为众多商家的努力方向,社区电商正悄然改变着人们的习惯

    下班回家,来到社区驿站,取上昨日预定的半成品菜,再顺带捎上寄放在驿站的快递,回家动手做饭——对于北京北苑小区的居民来说,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。

    不久前,柴涛磊负责片区的社区驿站开始和“青年菜君”合作。后者是由几个年轻人创办的为都市白领提供半成品菜的企业。在这之前,“青年菜君”大多在地铁站口的店面设立用户自提点。

    “现在,我们所有的社区驿站都和这家企业开展了合作。选择合作商家必须符合驿站理念,就是更多地为居民提供贴近性的服务。”柴涛磊说。作为《北青社区报》北苑分社的社长,柴涛磊需要负责4个板块:社区报、微信平台、实体社区驿站以及正在开发的社区APP。在他看来,社区驿站更多是社区服务平台与新型社区服务模式的集成。

    “与商业性网站或者APP不同,我们的优势不在线上,所以干的活更像过去的传达室,来搭建更好的邻里关系。”柴涛磊说,目前,他们正处于打基础阶段,通过各类活动拉近与居民的距离。

    由于缺少线上优势,从黏性极强的社交切入,成为北青社区驿站的战略。

    柴涛磊的同事张玲是《北青社区报》天通苑分社的社长。1月3日,她通过与天通苑一家商场合作举办了跳蚤市场的活动,很受附近居民的欢迎。

    “老人更爱看报纸,上班族可以利用驿站平台寄放快递,孩子可以在读书角写作业,未来开发的APP能吸引更多年轻用户。”张玲说,为了提高对社区的覆盖能力,一项叫做“社区众享”的服务诞生了。

    在与原产地直接对接、砍掉繁复的中间环节后,居民在家通过手机抢购,选好配送的驿站,用微信支付。记者了解到,这种深耕社区的方式产生了良好效果,也正在培育居民的默契和习惯。“居民喜欢以他们信赖的渠道买到好东西,对这一需求的发掘催生了社区众享服务的诞生。”张玲说。

    在社区化发展进程中,抢占消费者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社区电商成为众多商家的努力方向。社区电商正悄然改变着人们的习惯。而习惯背后,是暗流涌动的商业机会。

    “下一步,我们将发力新媒体,将找保洁、保姆、洗车、送水等需求嫁接到APP上。”张玲说。

    摘自《经济日报》 



注册送白菜无需申请
推荐产品